POPunicorn兽兽

AO3/随缘居
一只寻找同伴的独角兽
I‘m here to give you rainbow,love and glitter

【玩梗】一些个劳伦斯的心路历程

首先我不是男铜,我对帅哥哥确实没有什么幻想,毕竟我不是男铜。但是该说不说的,汉密尔顿真的腿长颜好气场强(就是有点矮),我真的不是男铜,有一说一,确实很好看。我也确实说不喜欢男人,因为这个小哥哥确实是挺帅的,我就不是男铜。但是怎么说,一看到汉密尔顿,心里就痒痒的,类似一种原始冲动,就像看到小说里看到多年未见的老友的重逢,一段崭新情缘的开端一样,激发人向美向善最淳朴的一面。就像登上蓝山山峰,目睹潮汐那般自然,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是一种朦胧的感觉,像伟大的革 命友谊一样,令人憧憬。要是能和我牵个手亲个嘴睡个觉就更好了,毕竟我不是男铜。

Hamie Ham和他的七彩🌈独角兽们

原版独角兽出现在署名Alexander Hamilton的火药筒上  点我 (这是我两年前转的。照片是来自先前拍卖的网站, 网友的临摹应该来自汤不热。时隔这么久,对于这个独角兽筒有一点点想补充的如下)

这个火药筒上刻有A. Ham的名字(因为预算的位置不够还刻重行了),以及 “1773,First when came to Ohio”的字样。

这个火药筒是否属于我们熟悉的Alex,其实还比较令人怀疑。首先1773年的时候 Ham 应该不在Ohio (也没有听过他在Ohio附近长住过。) 这是一个比较大型的火药筒。而Ham1773年的时候作为一个穷学生,拥有这种打猎的用具似乎不合理 。就算我们退一万步 —— 假设Ham有先见之明,从登上北美殖民地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参军了(感觉不太可能hhh)然而哪怕是军官都不会随身携带燧火枪,甚至都不会带手枪 (当然,决斗是个例外。)手枪一般都是只有决斗时才会用。如果战斗中军官到了要拔手枪的份上,情况应该就很糟糕了。

无论怎样这个火药筒还是作为咱们Hamie的东西被拍卖展览。而且上面的刻字和呆呆的独角兽十分可爱。无论是否属于另一个Hamilton, 它都是一件很有研究价值的文物。

P2是我对比了火药筒的三个不同角度临摹的独角兽,方便日后引用hhh

华盛顿圣诞蛋奶酒方子

背景

这个圣诞蛋奶酒方子出自 Oliver Bailey 于1948年所著的《Christmas with the Washingtons》。对于这个方子是否出自华爹之手我们不能完全确定。因为 Mount Vernon 公开的菜谱 (包括玛莎妈妈陪嫁的菜谱书)内均不包含蛋奶酒的方子。然而这个方子读起来符合历史时代(尽管是近代出版的)。蛋奶酒也是1700年代倍受欢迎的饮料。所以不能排除这款鸡尾酒曾经出现在Mount Vernon餐桌上的可能性。

方子

“One-quart cream, one-quart milk, one dozen tablespoons sugar, one-pint brandy, ½ pint rye whiskey, ½ pint Jamaica rum, ¼ pint sherry – mix liquor first, then separate yolks and whites of 12 eggs, add sugar to beaten yolks, mix well.

Add milk and cream, slowly beating. Beat whites of eggs until stiff and fold slowly into mixture. Let set in a cool place for several days. Taste frequently.”

(大概10 到12人份)

奶油 950 ml

牛奶 950 ml

糖 170 ml

白兰地 500 ml

麦芽威士忌 250 ml

牙买加朗姆酒 250 ml

雪利酒 125 ml

鸡蛋 12 个

(这是简单换算过的单位。但是调鸡尾酒主要还是以自己口味为主。)

将所有种类的酒提前混合。鸡蛋分离蛋白,将蛋白打发备用。蛋黄加砂糖打散,缓慢加入除蛋白外的原料搅拌均匀。切拌加入蛋白防止消泡。将蛋奶酒静置在阴凉处,不要忘记尝尝味道。

制作

第一眼看到方子让人感叹这个饮料后劲一定非常大。不过这个时代的鸡尾酒总是非常强劲,不知道爹是不是不想跟派对上的人讲话故意把人家灌醉。我最后决定只选用干邑白兰地和雪利酒(一方面是因为喜欢味道,另外是家里现成的hhh)

制作过程其实相当简单,特别是在有电动打蛋器的现代世界。蛋,酒,糖和奶在1700年间应该算得上“奢侈”的食材。所以只有过节才会做这种饮料吧。虽然这个方子没有特别嘱咐,我在装杯后另外加入了一层蛋白盖,并且撒上了现磨肉豆蔻。蛋白盖鸡尾酒是比较现代的做法啦,但是应该会增加一些口感。不过我们没有忘记“华爹的嘱咐”,制作过程中偷偷尝了好几次味道。

感想

这是一款口感十分绵密的鸡尾酒,很好地衬托了白兰地的香味。如果想要更浓密的口感,应该可以将奶油打发后使用。是具有节日气氛并且适合冬季的饮品,我相信Mount Vernon的客人们一定会很满意的(前提是他们没有倒到桌子底下去。)

祝大家节日快乐!另外未成年人不要饮酒哦。

Laurens牺牲的时候Ham在做什么?


在书信为主要通讯方式的年代,人生中重要的大事 —— 婚姻,死讯,孩子的降生似乎都不能第一时间送到收信人的手里。所以我经常忍不住会想,这些喜讯噩耗传递所花费的时间是会加剧消息的震撼还是把字句里的情感磨烂了,变得麻木了。


Laurens的死是那么突然。


后人在解读时可能根据Laurens当时的战术(我方在明处,敌方在暗处)以及他本人的身体状况 (Laurens发着高烧)而预见悲剧的发生。然而这并不是一场大型的战役,而且在Ham的认知里几乎所有大型重要的战役都没有搞死Laurens。


1782年8月27日的清晨,Laurens带领一支小队在卡姆比河畔遭受英军偷袭。双方交火的时间很短,有目击者说Laurens被偷袭者击中从马上摔下来。也有人说Laurens下令冲锋,一马当先,随后身中数枪。无论哪种说法是真的,我们可以确定当天下午Laurens的遗体被带回前一天晚上他的人马借宿的种植园。在种植园的主人和他的家人(不久前他们还在跟Laurens共进晚餐)的注视下简单下葬。要到几个月后Laurens的遗体才会被重新挖出,带回麦普金的家中安葬。

null劳伦斯小径 — 2020年对南卡罗莱纳古战场的考古发现将Laurens当天走过的路线收编在Liberty Trail 中,可供游客步行参观。(Schultz I, 2020)


1782年8月27日 Ham在Albany和家人团聚。就在同一天,Ham为aid-de-camp时期的老战友Meade去了一封信 (Ham先前声称全世界的人都令人唾弃,唯有Laurens和Meade在此列之外。)Ham在信中跟老友详细地介绍了此时七个月大的Philip,十分生动且真挚地描述了Philip的可爱。字里行间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透露着和妻儿团聚的幸福。


与此同时,Laurens躺在几千里外的冰冷泥地里身体逐渐冰凉。


必须承认我对Lams间信件的解读带有queer滤镜,因此必然有不合理和个人理解导致的出入。然而这并不是在“谴责”Ham在这一天所经历的喜悦,他有完全的理由和权利去开心去庆祝去赞美儿子的降生(Philip是世界宝藏男孩。)


但是这件事惊人的宿命感和轮回感令人在意。一个新生命闯进Ham的生活里,上天便从他身边抽走了另一个。他们都是Ham所在乎和深爱的人,哪怕这份感情本质是不同的。


所以当Ham知道Laurens的死讯时他会是什么心情呢?他会去回忆自己在二十七号这天做了什么吗?他会一一对照那天的日程,直到发现自己写给Meade的信吗?或许27号对Ham来说就是简单平常的一天。他吻过妻子,逗过孩子,翻开法律书新的一页... 事后他会感到悲伤吗?会感到一丝不合常理但是该死的“愧疚”吗?(就好像有人在生日或者纪念日时不幸遭遇亲人去世。他们会在很多年后仍感到自己不配在这天快乐,仍旧拒绝庆祝原本的生日或纪念日。)他还是会在意自己不久前写给Laurens的最后一封信究竟有没有送到Laurens的手上———— 他劝他来国会,劝他拿起笔放下枪。

“如果Laurens读了那封信,他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这个问题会像幽灵一样在Ham的脑海里游荡吗?


综上所述,不得不谈谈老林把Laurens Interlude 放在 Dear Theodosia之后的用意了。有个可爱的聪明人曾经跟我说过:汉密尔顿这个剧中老林的每个决策都有目的,没有一个是随意决定的结果。可能包含我在内的很多人将 Laurens Interlude 理解成Dear Theodosia中Eliza拿出Laurens死讯时的插叙。但又何尝不能理解成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所发生的事情。舞台上的两个“房间” —— Ham沉浸在迎接小生命的喜悦中,而剧中的Laurens能做的也只是穿过他们之间的距离,最后看他一眼。

null然而事实是那封来自Laurens父亲的信并没有送到。Ham也直到两个月后才在写给格林将军的信中短暂地悼念了Laurens。除了这封信和写给拉法叶的一封信中极短的附录,Ham再也没有写过任何关于John Laurens的东西。(当然不排除历史资料没保存下来的情况。)

有些悲伤可能是连 Alexander Hamilton 也难以提笔落于纸上的吧。


图片来源:

Isaac Schultz, 2020 <The death site of John Laurens, friend to Alexander Hamilton, was a mystery until now>


任何历史细节均来自我的记忆,如果有任何错误的欢迎大家指出。我就是看了Ham给Meade的那封信有点激动,写着玩玩大家看个乐呵。


Jeff Wilser的Alexander Hamilton's Guide Book To Life 真好看!虽然猛地一看不是啥正经历史书但是引用的都是正经史料。另外作者挺幽默的还加了很多音乐剧reference

René Milot 的《伊卡洛斯的坠落》 V.S 我脑中的画面

2021年cast整体水准很高。Christina Bennington 的 Veronica 很稳,她的声音太好听了。JD的声音也无可挑剔,而且Jordan把小疯子演得惟妙惟肖(JD就是要越吓人越好嘛。)重点是Jodie Steel 的 Heather Chandler太灵魂!气质,语调,仪态都满足对H Chandler这个人物的期望。

【Lams Meme】

谢绝玩乌龟梗,我明知故犯

非常之不符合史实